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结末

这应该是这个分类下的最后一篇了。这次不需要密码。
写的时候也知道,自己很多的心情都没有变。可是有些事,需要停下来,有些事,要重新捡起。

终于在这样的日子里,不会再有人认真的看了我的BO之后责怪我睡得太晚;我也就放下那份责任感,静下心来写一些东西。有风的夜里,心里也能很安静。

事实证明,从一开始对你泼冷水的人往往是真正掌握了全局并且关心你的人,而一开始就给你希望许下重重诺言的,信一半就好了——既不会太悲观以致对未来失去希望,也不会自我感觉太好直至跌落谷底。
在上海最初的2个月的时间,大起大落。现在脑子里都是回忆。公司有很好的领导,他说,要照顾Susie,因为一个人到了陌生的城市最初的印象很重要。我一直很感激我的领导能说这样的话。在最初短暂的日子里,我也确实得到了丰盈羽翼下的照顾,虽然那些是短暂的,烟花一般的日子。
为什么要害怕最后的一地冷灰呢?它们都是提醒你说,原来的时光盛景,它曾经很美好。

上海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情节。它只是一个城市,有很多人给了它不同的定位。不得不承认南方女孩的精明,内心算计不动声色——这句话并非是贬义,我心里对她们有着莫名的羡慕。而我确实是愚笨的,在人多的地方会不知所措,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会害羞,对信任的人的诺言会轻易的相信,在地铁刹车的时候会经常的撞到头,看见口袋和纽扣孔就想把手插进去……傻乎乎的样子迟早有一天会褪去,所以对自己的这些地方都愿意纵容一些。
一个人走在路上,看见街边窗口上自己的影子,皱眉的时候很多。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正在尝试着去调整。

人都是自私的,当对方自私的去伤害你,不妨我们宽容一些。想到这里,感觉自己在几天的状态失衡之后,逐渐调节出了原本的自己。这才是从前那个我喜欢的自己。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呢?3月21日下午13点14分其实是一个很适合发短信的时间,因为这个时间连起来可以读成:想爱你一生一世。
若干年后假如我真的可以结婚,突然很想把仪式安排在这个时间。

无论是否被感受到,是否无微不至的送达,我的情感仍旧如此卑微。
记得我写下的So do I。摊开掌心的时候,仍旧没有期待它上面会留下什么。
我仍旧会每天继续我的祈祷。Bless me.
☆~みじかい恋の长い呗~☆ | 留言:0 | 引用:0 |
<<还乡 | 主页 | 一些事>>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