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2009年9月26日第三日目

我现在一个人坐在书房门口的地板上,捧着笔记本电脑,借着厅里昏黄的灯光,听着stereo写这些字。外面大雨倾盆,一个个明亮的闪电提醒我:自己现在在23楼。
搬家。
客厅的地板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纸箱子,房间到处都是灰尘。找不到水杯,就只好从瓶子里直接喝水。晚上很饿,没有吃的,对周围环境还都很陌生的我甚至找不到一个小卖店,就用一个2升的雪碧来补充ATP。蓬头垢面,草草裹了件绒布衬衣。
在同一个地方住了20几年,还完全没搞清楚搬家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从和平的房子搬出来的时候,住在一楼的大叔感慨的对爸爸说:等你们也走了,这个楼里除了我和楼长老夫妻以外真的就没有多少从前的老人了。走的走,死的死。
突然心里有些异样。
看着所有的行李被装包,封箱,搬上车,想起自己住了20年都没有做过的一件事:去顶楼看看。我家在三楼,这个建于70年代末的房子一共6层,胆小的我这些年来居然最多只上到4层而已,小学的时候。
然后就迫不及待的顺着楼梯跑上去。

越往楼顶,楼梯的石板就显得越发簇新铮亮。四楼五楼的老式防盗门,窗口的盆栽,自己搭的天线。这些无所谓的细节都让人觉得有说不出的幸福感。这老房子,代表的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朴素的天津,那种再也不能找回的慵懒自足。
照了一些照片,因为没有数据线,过几天再传上来。

追申:
话说,最近这几天突然翻出来Evanescence第一张专辑的老歌来听。
Going under
Bring me to life
Hello
还有自己唱的最好的那首My Immortal。
不那么地道的流行哥特摇滚,适合我这样半吊子的人。
好想去K歌了,突然。

终于找到了数据线,补一些图片。
搬家之前我的小房间:
P26-09-09_09.30[1]
我房间面南的窗户:
P26-09-09_09.31[1]
从客厅面向厨房:
P26-09-09_09.31[2]
爸妈房间面南的窗户:
1.jpg
狭窄的楼道中我的家门:
4.jpg
三楼半窗户口的盆栽:
5.jpg
四楼的老式防盗门很亲切,从前我家的是绿色的:
6.jpg
搬家时的情景和爸爸的背影:
3.jpg
老式的楼梯:
7.jpg
四楼半窗口的自制天线:
8.jpg
楼顶腐朽的木板:
9.jpg
成功打顶!:
10.jpg

私事。 | 留言:2 | 引用:0 |
<<2009年9月27日第四日目 | 主页 | 【抄录】心情车站 - 任贤齐>>

留言

想看照片...想K歌...
2009-09-28 Mon 11:07 | URL | 大V [ 编辑 ]
搬家辛苦了…
23楼啊,那景色应该不错~
只是老房子的感觉真的是高层建筑找不来的啊…我家也快要搬了Orz
不过从小到大搬了十几次家,俺已经麻木了==
希望阿苏尽快安顿下来。
2009-09-27 Sun 15:41 | URL | V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