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河内

08年底重新开始写作的时候写出来的一个不算小说的小说。
其实挺俗气的。
(一)

彩音独自加班,把第二天开会需要的日本人名字一个个输入到表格里。第二遍检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把所有的“大河内”全部写成了“Kawachi(河内)”。修改的时候,一个名字突然回到彩音的脑海里:Kawachi Ken。中文应该怎么写呢,Kawachi Ken,河。内。健。河内健。好熟悉的名字。

河内健。河内健。河内健……

彩音开始努力的想,这个名字究竟是何时出现过的。

迷迷糊糊之中,彩音觉得自己好像是想起来了。她起身去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落地窗边上,转头看着窗外浓重的夜色……

彩音在日本读书的时候,被大家叫做Ayane。Ayane是“彩音”的日语发音。学校在很偏僻的山区,很安静的环境。那一年新生入学之前,彩音只是很普通的留学生之一。思乡的日子,算不上快乐。

4月11日。彩音为学生处的小林老师做义工,帮助新生分配宿舍。第一次看见后来住在自己隔壁宿舍的女孩儿千里。一个个子不高却十分丰满漂亮的女孩儿,头发染成棕色,大眼睛很是明亮,流露出一种很强势的光彩。

时间不长,彩音就和千里熟悉起来。日本女孩儿都很懂得打扮自己;而那时候的彩音大多数时间里只是穿了很普通的棉布裙子和毛线外套,长头发用簪子挽成越南髻。她是很瘦很安静的女孩儿,连笑起来的时候都没有声音,眼神也是暗淡。

晚上她一个人去图书馆看书,走过长长的连接的走廊,中间还要穿过食堂。食堂的角落有一架旧钢琴,三年级的光常常在那里做他的手工编结。野口光是很另类的学生,长发烫过编成黑人头。那天晚上他旁边还坐了一个染了金色头发的男孩儿。已经是凌晨三点,转天开始就是五一黄金周。光招呼彩音说:Ayane,还不睡觉?

彩音安静的走到钢琴旁边看着光的那些小玩意儿。光的手极巧,所有的手链项链都很漂亮。彩音笑着说:好不容易放假了,舍不得去睡啊。

光突然就来了兴致:Ayane,明天既然不用上课了,给你编头发吧!今天突然想到一个把长头发一侧编成心形的方法。彩音经不住光那双巧手的诱惑,决定尝试一下。发簪拔下来的瞬间,黑色的头发就像是瀑布一样倾泻到她的背上。彩音的余光看见旁边那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儿原本趴在椅子靠背上的身体坐直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的头发太乱了。她笑了笑,没有抬头看对方的表情。

光把彩音的头发一缕缕梳拢,专心的开始了他的新手工。整个食堂就这么安静下来。开始光为了调节气氛,还三三两两的和彩音说着话。

- Ayane,你为什么不染头发呢?

- 嗯,觉得自然的黑色给人的感觉会比较和气。

后来气氛和就和当时春天的空气一样逐渐逐渐冷下去。光开口对旁边坐着的金色短发男孩儿说:健,弹首曲子。男孩儿什么也没有说,坐在钢琴旁边开始轻轻弹奏一首彩音及其熟悉的曲子,是Aiko的《三国駅》。技巧极好,温柔伤感的旋律像咖啡的香气一样融化开来,大家都开始沉默。

光做完整个头发,大约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彩音摸着右侧发迹蜷曲的痕迹,很异样的感觉。那个一直未开口的男孩儿突然走过来说:好漂亮,真的。

她缓缓转过头才看清那个男孩儿的眉目:很瘦,个子大约一百七十几厘米,短发染成彩音并不喜欢的金色;五官很是精致,漂亮的眼睛鼻子嘴巴的轮廓很舒服,整张脸又并没让人觉得夺目。暗色的帽衫,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干净的皮肤,戴一条金属色的项链。

这是彩音第一印象里的河内健。

(二)

千里。彩音喜欢她的名字。Chisato,在嘴里念起来柔软又可爱。千里是很直爽的,她直接毫无畏惧的眼神就像时时刻刻像是在说着“我爱我恨我受苦我幸福”这样的话,主观,锋利,不犹豫。

千里看见彩音头发的时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尖叫,于是彩音就跟着笑。她就喜欢她的简单没遮拦,两人共用的洗手间门对门,有时候千里开着门,彩音在房间这边就听见她屋子里传出来的各种声音:轻摇滚的节奏声,吹风机和吸尘器的噪声,英语听力的磁带声,东西掉落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声音。

彩音也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晚上千里的宿舍开始有了一个男孩儿的声音,洗漱间里多了一管男士洗面奶。她并非有意去听,木质结构的墙壁隔音效果总是很差。具体内容彩音并不关心,但知道那男孩儿话很少,总是要千里问了什么,他才会回答,声音仍旧显得心不在焉。

和学校里大部分新生一样,千里在五一黄金周开始的第一天回去位于附近城市的家,彩音的房间突然就冷清了。比起自己的小房间,彩音更喜欢一个人到学生休息室里面看书。休息室原本是教室,后来被改造,一边是宜家风格的清漆原木长桌子和凳子,一面是4张的榻榻米和三个放满了漫画的大书柜,房间中央有一小块地毯,非常柔软的长沙发和电视机。彩音一个人可以在这个房间消磨一整天:早晨在书桌前面做功课,下午一个人抱了图书馆借来的碟片蜷在沙发里看到流泪,累了就躺在榻榻米上睡觉。

黄金周第二天的下午,彩音从榻榻米上的午睡中醒来的时候吓了一跳:一个男生在看她刚才丢在电视前面的《天体观测》DVD,也许是为了不打扰她,他用了长长的耳机线。花布衬衣,牛仔裤,人字拖,干净秀气的五官和黑色的平头。彩音警觉的眼睛看着这个男生慢慢转过来的脸,有点似曾相识的脸。

- 你是……那天晚上的……那个人?

- 嗯。没错。

男孩很安静的笑一下。

- 你别介意,我有点认知障碍症的,不容易记住别人的长相。不过,你的头发颜色不一样了……

- 哦,是我染回来了。

男孩儿的笑容很是干净。

彩音的记忆里,似乎只有这么一段对话,即便后来的5天里,她一直在和河内健分享休息室的领地,却没有再多出任何语言。她看书的时候,他对着电视机打游戏;她看电视的时候,他也会跟着看;有时甚至会背对背的坐在榻榻米两头看漫画;两个人很是默契的,分享时间和空间。奇妙的是,彩音从未觉紧张,依旧可以脂粉不施带着早餐来到这不大的房间,可以因为看电视剧突然大笑或者哭出声,甚至可以继续她的榻榻米午睡:他带了一只柔软舒适的抱枕来,在她下午两点抱着漫画眼皮打架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空气一样的男孩,彩音什么都没以为。那是一段快乐平静的日子,对于她来说,回国前夕,仅此而已。

五一结束前,千里房间里的秘密终于揭开。

黄金周最后一天的凌晨,彩音和朋友在楼下大厅聊天到接近凌晨5点才回房间。在经过千里的门口的时候,看见河内健穿着宽松的家居服从千里的房间里头走出来。

(三)

爱情最终还是会像蜡烛,被泪水淹没,被心火烧完。彩音的脑子里常常会冒出一些奇怪的句子,却想不起是谁说出的话。整理完所有的“河内”的错误,一个人准备回家。在电梯里彩音翻出ipod,里面有几百首歌,她居然找到了很久不听的Aiko的《三国站》。

もしもあなたがいなくなったら/あたしはどうなってしまうだろう。

典型的日本人的调调,只是,这个世界上谁离开了谁会无法生存么。彩音突然就想起自己上一段感情:男朋友是法语系的师兄,在她快毕业的时候才开始交往,本来一切都很甜甜蜜蜜。后来对方被选中外派驻法大使馆,彩音也曾经冲动的想和他领证结婚,一起去巴黎。可最终还是动摇了。她出生于这座城市,是父母唯一的女儿,在大的保险公司做HR工作,所有的过往都在这里,她知道,一旦踏上那美妙的法国,会失去过往熟悉的一切。爱情本是好的,只是人的自私,她不愿意为他付出这么多,只好分手。

回家路上地铁的人已经很少。之后一直到周末,彩音一直反复的听那一首歌,Aiko的声音让彩音不知不觉又回忆起很多从前的时光。或许,还有什么被忽略的记忆。

(四)

离开日本前不到一个月,是日本的七夕节日,那次学校的party大家在一起展示夏季和服——男孩子和女孩子扮成一起看花火的年轻情侣样子,类似于选美之类。评选报名结束前一天,千里的主意,说要把彩音拌起来。彩音记得自己的和服是素白上面有藏蓝色的蜻蜓图案,腰带和木屐是暗红色,有隐约的蟹爪菊图案。阳光明媚的下午,千里跪在房间的地毯上给她盘头发,漂亮的丸子头配上简单的妆容。彩音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没头脑的芭比。

“真可爱啊。要是有男伴的话Ayane一定可以得奖的!”千里看着自己的“作品”,兴奋不已。也就是那个时候河内健直接推开千里的房门冲了进来。或许是看见彩音在,他眼神直了大约有2秒。

“Baka~”千里笑着责骂:“不敲门就进来,罚你陪Ayane参加比赛!”

“好啊。”河内健的回答得异常积极迅速。

整个过程中,彩音没有说话。那场比赛,他们只拿到了一个最佳神似情侣造型奖:千里的化妆无可挑剔,在最后关头河内健的突发奇想——情侣款的手链——成了点睛之笔。

周末在家收拾房间时,彩音又看见那条手链。记得那对手链是河内健拜托野口光帮忙编的,原本她打算把自己那份送给千里,但是回家之前匆匆忙忙就忘记了,带回来之后一直挂在她的首饰架上。珠贝光泽的小串不规则的念珠,配上一颗很大的银色的坠子,放在一边久了,银色已经变得乌黑。

(五)

半年过去,又是春末夏初,关于河内健和千里的回忆仍旧断断续续出现在彩音的脑海里。某个下雨的周末早晨6点,彩音在细细密密的不像是这座北方城市风格的雨声中醒来。躺在安静的晨晕之中回想,春天过了3次,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散步。这天早晨,她一个人撑着伞,信步之中就走回了久违的学校。站在校门口的桥上看雨,抬头的瞬间,彩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站在面前的确实是河内健。依然很瘦,依然是黑色的短发。

“河内……”

那一瞬间感觉很是奇妙,既不兴奋,也没有惊讶,仿佛两个人都认为,这一日的相遇是命中注定、早有预知的事情。

河内健的中文已经很好。他告诉她,他放弃了原来的北美经济研究的愿望,在分专业方向时选择了亚洲研究。然后休学一年到台湾学习中文;复课之后,这一年来大陆做交换生。想看一看这座中国城市,究竟是怎样一种样子。想知道,在这个天空下,会有怎样的感觉。现在离回程不过2个月。

他说起他和千里。千里实在是好强的女孩儿,在一起总是会觉得有压力。而且,自己心里总好像是有些没有完成的渴望,无法停留在她的身边。几年来就一直是单身的状态。

“这一年里我也会想,某天会不会在大街上偶然和你再相遇,相遇之后我还能不能认出你。”这句话,河内健说的很轻。

两个人在桥中央,像3年前某个早晨一样,并肩而立,再没有语言。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要对方的联系方式。彩音说再见的时候,雨已经停歇。河内健把手揣在裤子的口袋里,用运动鞋踢着路边的石头,犹豫了一下才对彩音说:

“你大概还不明白吧。如果你还留着那条手链,就把坠子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那,Bye-bye,Ayane。”

说话的时候,河内健始终没有看彩音的眼睛,转身也是如此的干脆,再没有回头。

(六)

此后发生的一切,在开始检查那条手链之前,彩音似乎都明白了。

她用手指轻轻擦拭乌黑的银色坠子的表面。其实那个坠子是可以拧开的设计,3年来她都没有发觉。打开之后就能看见夹在里面的卷起的纸条。轻轻展开那张纸条的时候,上面的字迹一点都没有让她觉得惊讶。她的眼神凝聚在那些铅笔写成的已经模糊的字迹上,好多曾经一度变得不记得的画面又一一清晰起来。

……………………………………

3年前5月末的某个中午,大家一起在食堂吃饭的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几个同班的女孩儿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河内健和千里。

- “那个班的千里和河内健,正在交往的是吧?”

- “嗯……看来是呢。千里对他很中意的样子。”

- “可是,为什么上次河内说他喜欢的女孩子不是千里那一类呢?说什么喜欢安静一点的,千里并不安静的啊。”

- “但也不能说不是在交往吧?其实不就是差河内他的一句话了么,等着女孩子来开口,也太过分了。”

……………………………………

3年前的6月初,学校新建的公共厨房里,彩音和几个朋友在做中国饺子,旁边是河内和千里正在准备意大利面。大家专注而惊讶的看着彩音纤细的手指把一个个饺子包成漂亮的样子,突然听见河内说:“要是你每天能做给我吃该有多好?”

彩音不经意的回过头去看,千里正一边低着头认真的对着料理书的样子做调料,一边回答说:好啊。

可是那时候河内健的眼睛,是望着彩音的。

……………………………………

3年前的七夕晚会的晚上,很多人和即将回国的留学生照相,气氛很热烈。一小部分男生和欧美留学生跑到宿舍外面的空地上偷着喝酒狂欢,彩音和台湾的女孩儿在休息室看完了DVD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遇见千里和河内两个人从门口经过。

- “你喝了酒发疯啊,非要来这里干什么?”

- “你不要管就好了!”

那时两个人似乎在吵架,然后同时看见了彩音她们。静了一秒钟之后,千里突然用一种奇怪的口气说: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这是Ayane。是Ayane哟!”

彩音和河内健的眼神对在一起,他不知所措的神情,突然让她觉得有种奇妙的尴尬。

……………………………………

……………………………………

……………………………………

……………………………………

……………………………………

……………………………………

……………………………………

彩音抓着那张被卷折得不成样子的纸条,站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脑子里都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日本乡间的气味,还有早晨安静阳光中的花香。

那年五一黄金周最后一天的凌晨,在千里的门外,彩音遇见了穿着家居服的河内健。

彩音只是匆匆说了早上好,低头准备回房间。身后的男孩儿对她说:“附近树林里的水芭蕉花开了,樱花在早晨5点的空气里也会很漂亮……要不要,一起去散步?”

彩音记得自己当时的犹豫,也记得那天昏白的晨光中2个人的脚步声。樱花瓣像是眼泪一样飘落满地。然后在宿舍后面一小片树林里,地上沟渠中的白色水芭蕉恣意的绽放开来,几近耀眼。

两个人并肩站在清晨的花香中,就在那个时候河内健仿佛说过这样的话:

“爱情最终还是会像蜡烛,被泪水淹没,被心火烧完,所以还是最初心动的时刻最美,就好像是这清晨的花香,让人不忍用实际的思维方式来琢磨,更不忍去想它们凋谢的时分。”

不知为何,彩音突然想起千里。树林之中,瞬间微凉。

(七)

“アヤネのことが好きだ、でも言い出すことなんてできなかった。あえる時間が限られてるとしても、たとえいつこの気持ちを分かってくれたら、河内さんより健ちゃんって呼んでくれよ。これだけでいいんだからさ。(一直喜欢你,却没能说出来。我知道我们可以见面的时日已经不多,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这份心意,见面的时候请别再叫我河内君,直接叫小健。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

纸条上只有这么多。

那一年,彩音21岁,生活中闯入一个叫做河内健的18岁男孩儿。然后他为她,染回黑色的头发,学习她的语言,再跑来中国这个陌生的城市,仿佛只为桥上的一次相遇。

只是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她一直都努力的让自己去忽视,甚至最后,也没有一次叫过他“健ちゃん”。
小说。 | 留言:0 | 引用:0 |
<<[仓昴CP]走廊尽头 | 主页 | 从前写过的一些关于EITO的文字>>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