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EDEN的09年922征文

之前在旧的bo上的。搬过来。

[922征文]钱夹角落的你 - 给Maru

记得张爱玲的小说里写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我想说,Maru,这段大概就是我对你和亮爷的感情吧。虽然总是说你是副命,可到了这样特殊的日子,心里还是忍不住惦记你,信马由缰的落在笔端的,还是你。

你就是我那床头的白月光。

忍不住翻开钱包,相片格子里是你们大家的照片。照片是从日本带回来的杂志上剪下的封面,在那本杂志上,我第一次看见你们的脸。那年春天那么寂寞,秋田的大山里,一个人享受融化的大雪,一个人享受初春的阳光。隔壁寝室的女孩拿过期的poporo给我,我就坐在地毯上那么信手一页页的翻。对不起Maru,那时我真的没记住你的样子。直到3年以后,成了8er,无意间在书柜里又找到那本杂志剪下来的封面,方才想起和你第一次的邂逅竟然是这样的情境。直到如今就那么看着你的脸,心里头仍旧是一片寂静。

在爱上你之前,就爱上了京都。
樱花还没有开的春天里,走在产宁坂,宁宁之路,下午温暖阳光中的下鸭神社闪烁着橙红色的光芒,夜晚的四条河原,桂川缓缓流过的岚山。那些曾经出现在你日志里的地方,我也曾怀着感激的心情一步步的走过。Maru,不知道我们是否曾经在京都的某个角落擦身而过呢。如此美好的城市,才育得出这样有味道的男子。

11月底的射手座,开朗却有天蝎的特质。加上A型血的沉稳,就造就了现在的你。
一开始的时候,我叫你们关地味3为“路人甲三人组”。我连你的名字都记不住,后来记住了名字却分不清脸。那段日子甚少去关注你。可我也不知道是何时开始你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进入了我的眼帘。就像是看一副三维立体画,仔细盯了半天都没有收获,下一个瞬间那个图案却跃然眼前,然后再也无法回到那平面的背景中去。
Maru,这就是我眼中的你。
怎么看都很舒服,没有骄傲,没有浮躁。看你莫名其妙搞笑的时候,有时反而会觉得异样。异样在于每次你结束那个搞笑的段落之后,那种羞涩的微笑,那种害怕别人嘲笑微微惊恐的眼神,以及从表情里渗透扩展到周围空间的心不在焉的飘逸感。
Maru,你安静下来的时候,会让人觉得自己像是在年少的爱情里。
然后我开始在一些地方翻译你的日志。学了6年日语,从未想过一个艺人写下的词语会那样的生涩。意境的传达明明是那么到位,我却无法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对应,才感慨道自己能力的匮乏。不想只是把你日志中表面简单的意思放在那里,而是逐字逐句都去想,想通过我写下的中文让更多的8er了解你,你那如同热带雨林和白垩纪岩洞般的内心世界。

猜想生活中你的样子。如果你会羞涩我不会意外。可是羞涩之下,大约会有一颗柔软却坚强的心脏。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矛盾,但有这么和谐的对立统一着。跑马拉松的人总是有超人的毅力,从你每天更新日志上就能够渐渐嗅出那种味道。当我在游泳池故意把头浸入池水闭上眼睛的时候,周围很安静,内心很安静,偶尔也会想到你的面容。
我猜你会在没人的下午光脚踩在有地毯的小房间练你的贝司。
我猜你会经常回顾自己的生活然后情绪跌宕起伏,但是最终都会回到继续努力的原点。
我猜你在平常的日子里会是有节制的男子,当然偶尔也会有孩子气。
我猜你不会经常落泪,而总是去充当那个听众的角色,再独自慢慢消化掉内心的不平静。
你是我眼中8个人里最像深夜大海的男人。
你是我在8个人中唯一笃定已经心有所属的男人。(虽然这一点无论放在8个的哪个人身上都让我无法接受>.<)
看见你的时候,觉得很安静,像是面对了大海和明亮的月光。
每次加班我会想亮爷,因为想到亮爷我不觉得苦;每次有了独自偷享的开心就会想到你,因为想到你我觉得幸福。

今天baidu才发现你居然是8个人里面最早进入公司的(和Subaru一起),还不算你重新参加甄选的那一年。
那么多年在别人的光辉下,若不是有强大又谦卑的心脏,最终也无非是以退出告终。
可是,你还在呢,オレンジレンジャー。
Maru,5年了,辛苦了。
今后有了不开心的事情,仍旧可以让自己宅起来慢慢消化。但是请你一定在那之后继续上路。
我相信,你这样看起来软弱的男子,其实才是最不容易被打倒的。
请继续做我们橙色的小太阳,继续支持8团的另外7个人,也从他们身上汲取力量。然后和他们一起,继续前行。

而我,会一直站在你们的身后。
你的相片,也会永远在我钱夹的角落里被珍藏。
EITO - 随笔 | 留言:0 | 引用:0 |
<<从前写过的一些关于EITO的文字 | 主页 | 2009年10月13日第七日目>>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