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丸亮CP]香水与落日

已经把图片都上传完毕了。
因为全文太长了没有完全显示,请自行点击。
============================

Part 1

香水1
我是亮,今年21岁,出生在大阪。
头发很短,坚持黑色。
是日本人就要留黑色头发。
个子不很高,体重勉强过了100斤。
鼻子很挺拔,华丽的多眼皮,牙齿也整齐。
只是笑起来有点傻。但是,
我最好的朋友仓和安对我说,
我的西瓜笑很治愈。
也许。


世界上的事情分成两种:
能做到的和做不到的。
从前很想到武藏野念书,学习喜欢的西方艺术史。
可后来发现自己没有那个天赋。
话句话说,武藏野是我做不到的事情。
于是放弃。
不过现在,我还是能够在没有工作的日子整天泡在纪伊国书屋看书。
喜欢的东西,就会一直喜欢。
这样很简单。

人生前18年,一直生活在大阪。
那时候,我讨厌东京。
但是18岁之后,我离开了家。
现在住在离东京很近的地方。
原因嘛,没有。
只是自然而然的,想要一个人生活了。
神奈川县的江之岛。
海滩附近的地方,叫做湘南。
讨厌的东西,会慢慢变得不那么讨厌。
这也很简单。

人其实是容易改变的东西。

从东京坐JR到镰仓,穿过镰仓市街,换乘江之岛电铁,沿着海岸很快就可以到达。
从车站出来,穿过一条曲折的街道,就是江之岛的海滩。
我就住在那条街上。

打两份工。
第一份工,在一家叫做Off Season的小店。
记得从第一次来就非常喜欢。
各种软陶的工艺品,船模,都是店主欧吉桑亲手制作。
那天我经过的时候,看见一面新月形的镜子。
非常中意。
不,
整个店我都非常中意。
看了很长时间,然后去了海滩。
从海滩回来的时候,又看了很长时间。
忍不住就对店主的欧吉桑说:
你们需不需要店员?

没错,那家店是我留在江之岛的原因。

香水2
香水3
香水4

第二份工,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太闲。
在整条街最靠近海边的路口,有一家罗森店。
其实我更爱7-11,因为它的关东煮比罗森店好吃。
可是附近只有这家罗森店。
那里的老板看上了我:
小哥,愿不愿意来打工?
于是我变成了收银员。
每周一三五晚上和周日上午上班。

曾经有一次我问老板,为什么选了我。
他说,因为你长得好看。
噗。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好看。
但是,照照镜子。
似乎也不赖。
仓说我,有点下垂眼呢。
我立刻反驳:哪有!
然后自己还忍不住去照镜子看。
真的有下垂吗?
那么明显吗?

仓和安是街上一个咖啡店的经营者。
两个都比我年下。还都是大学生。
仓是非常英俊的男人。个子很高。
第一次见到他的人,会觉得他很自我步调。
可有时候还会扯着别人撒娇。很矛盾。
安是会弹着吉他唱歌的男孩。
比我还要小只,喜欢花花绿绿的衣服。
可爱和温柔。
但是却意外的,健壮。
三个人一起泡温泉的时候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腹肌,很是惊讶。
我一般是电灯泡。
仓和安,有问题。
对,
这两个人,绝对有问题。
笑。

没有工作的晚上,我会去他们的咖啡馆。
拿铁很香。
叫做薇安的女服务生端着盘子用肩膀开厨房门的时刻容易让人动心。
然后在安用木吉他调节店里气氛的时候,
仓就会盯着他的脸。
温情脉脉的眼。
这样很好。
这样很好。

写这些的时候,耳边是东京事变的那首《落日》。
我一直在微笑。

这就是我2005年秋天在神奈川的生活。





Part 2

闲下来我就会想太多,于是我写bo。
记录每一刻的现在。
有时候在自己光线阴暗的小房间,
有时候在仓和安的咖啡馆角落。
笔记本电脑莹白色屏幕上,随着鼠标的闪烁,字迹逐渐铺展开来。

05年11月,我去镰仓看了一个小型艺术展。
香水5
都是一些不出名的人的作品。也有在校大学生。
白色的墙壁上挂着小幅的画作。
也有风格诡异的摄影作品。
鲜艳的色泽带着激烈的视觉冲击。
好奇怪。
作品来自不同的人,但是大部分右下角都有同一个人的画注。
亲笔写上去的字迹。
诚实的说,非常难看。
署名是:M.R.
Mr. ?!?!
好吧,姑且以为这是个男人。

但是那些文字,
有点在意呢。

看见一幅很中意的摄影习作。
像是端着相机从车子的挡风玻璃向前拍摄出去。
长长蜿蜒的隧道,头顶是橙色的灯光。
用了长曝光,所以光线既绚烂又模糊。
生活里非常真实的一瞬间,
只是有那么一点孤单。
孤单但不寂寞的感觉。
右下角的地方写着:
长长的隧道
永远的隧道
长长……久久……的隧道
橙色的灯光发出昏暗的光晕,让黑暗的夜变得更沉寂……
摄影 / 画注 by M.R.

看来这幅才真的是M.R.的作品。
M.R.
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展览最后还是惦记着那张照片。
忍不住就买下来。
加上消费税1050Yen。不算太贵。

房间里流淌着的仍旧是东京事变的曲子。
11月初《修罗场》发售之后就立刻买回家。
自从那一天就一直在听。
《修罗场》
《爱是幻觉》
《落日》
最中意的还是《落日》。
是温暖的调调。

江之岛的落日也很美。
香水6
从镰仓回来那天,晚上上网搜索:M.R.
弹出太多的搜索结果。
可是,真的很在意,所以一页一页的翻。
我和自己说,看到第七页。
如果yahoo的第七页还是没有我想找的那个M.R.,就放弃。
然后在第六页最后我看见了这样的一段话:
M.R.大人的那幅“长夜”真的是好东西……
打开来看,上面的图片就是现在挂在我墙上的那张照片。
只是没有了那段笔迹。
呼~
极兴奋的打开这个bo的首页,看见侧面那个link:
文青大人 - Maruru

Maruru……就是M.R.?

迫不及待的点击进去。
Pang!---- M.R.的日子。
什么嘛,这样怪异的bo名。
一篇又一篇堆积的文字。
欢喜或者忧愁都活生生的。

点击回到首页的时候,发现有新的更新:

“2005年11月23日
劳动感谢日。
看店的朋友和我说,那幅“长夜”被人买走了。
真是让人惊喜的消息。
Maruru初发售!Yeah~
谢谢买主。(据说是帅哥?)

追申:
虽然欢乐的日子总会来
但有时,间隔过长
不知不觉就沉入了深海
无法呼吸
没有意义
容易低落的我
开始有厌世的烦恼
我们存在的意义
究竟是什么”

非常短的一篇日志。

我决定留言给他。

给M.R.大人
你好,我是Ryo。
今天很开心能买到你的那幅“长夜”。
现在它正安心的趴在我房间的墙上。
非常喜欢。
现在一个人在房间,听的音乐是东京事变的《落日》。
05年11月初新发售的单曲碟,也很中意。
如果被问及存在的意义,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一步步努力前行,
或者哪怕是被命运的手掌推着前行,
体会那些疼痛,快乐,愤怒,伤感,
在我看来都是很美好的事情。
所以我选择记清楚自己的每一天,
让这不知何时就会终结的Ryo的人生变得更加充实。
希望你也能一样,
珍重每一天。
顺便说一下,我不是帅哥。
Ryo 于 051123





Part 3

第二天再去登陆M.R.的bo,看见我的留言有回复。

Ryo桑晚上好!
能看见你的留言真的是无上幸福。
“长夜”是我之前毕业设计里面的一部分。
在名古屋附近隧道里的抓拍。
原本自己就很喜欢,
所以当时朋友说一起做展览的时候,当即就拿出来了。
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身为名人的错觉。
呵呵,原谅我得意忘形了。
《落日》从前我也听过的,很中意的一首曲子。
林檎女王的声音,有特别的味道。

追申:
你最后的那些话让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具体还不确定,如果能够成功,希望和你一起分享。
能遇见你很高兴。
虽然这个事情本身,真的有点奇怪。
Maru 于 11月24日

这天晚上我在咖啡馆。
看见回复的时候,真的没办法克制自己的快乐。
安晚上有课,坐在桌子对面的仓有张百无聊赖的脸。
女服务生薇安好像心情不好,
端着盘子进厨房的时候狠狠的给了厨房门一脚。
咣当~
好吧,此时此刻我独high。
抬起眼睛的时候刚好和仓的眼神相对。
用上牙咬住一边的下嘴唇来克制自己快要收不住的笑容。
就听见仓对我说:
难道你恋爱了不成?小子。
呃。
你才是小子。

第二次给Maru留言的时候,我问他:
可不可以在我自己的bo上加一个他的link。
他回答说:
好啊,告诉我你的地址吧,我也想把你加上。
也许我有点得寸进尺。
最后Maru的link出现在了我的bo,
我却没有在他的bo上找到自己的地址。
同样的,
我在bo里面写,我遇见了Maru的事情,
他的bo慢慢更新着,却都是和我无关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崇拜者。
对于我来说,Maru却是生活中最鲜亮的一部分。
于是继续得寸进尺。
Maru,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写邮件吧。
然后我把自己的地址写在了下面。
12月初的时候,
收到Maru的第一封邮件。
他用一个国外网站的邮箱,所以每次来信的时间和题目都会变成乱码。
还好内容是可以看见的。
我小心翼翼的把两个人往来的邮件贴在一个word文档里,
有空的时候就会独自翻出来看。

我:
突然想起来还没有做过正式的自我介绍。
我大阪人,出生于昭和59年,现在住在神奈川。
来东京是因为曾经想到武藏野念书,但没有成功。
现在是个爱看书的小店员。
Maru:
简直是巧合。
我是昭和58年生,京都人,大学就在武藏野念书。
现在是个半吊子的艺术小说家。
我:
昭和58年?你只比我大一岁?
那你现在不是还没毕业?
Maru:
毕业有些年了。
离开学校之后到日本很多地方,一边行走,一边写作和摄影。
后来到了德国,在一个餐馆工作,顺便写书。
遗憾的是,始终没有能写出让出版社满意的作品。
你说的off season,记得自己好像曾经去过。
从前我看到的江之岛海滩,和你bo上面的照片一模一样。
真是美好的地方。

慢慢的,我和Maru的话越来越多。

我:
你是单身对不对?
我也是单身。
现在的恋人是手工钳子。笑。
最近开始和店里的欧吉桑学做戒指。
Maru:
在这里的女人都差不多和我一样高,体积也都比我大。
我没办法恋爱的。笑。
也许,只是没办法投入到感情之中去。
现在生活的乐趣就是,当我拍了新的照片,老板娘会选出她喜欢的贴在墙上。
客人来了就会和她说:真是好照片呢。
能够让身边的人感到开心,我就觉得很幸福。

我想象着Maru的样子。
一个能够给周围的人带来快乐的男子。
被Maru的神奇力量治愈的人,我也算是一个。

我:
Maru,给我你的地址吧。
寄一个圣诞礼物给你。
Maru:
地址当然可以给你。
但是,我担心会收不到呢。
虽然我解释不了这个事情,但是我觉得可能会收不到。
呃,不要理会我的神经质。
就当是我这里偏僻不通邮好了。

德国那样的国家,难道还存在不通邮政的地方?
瞬间情绪低沉下去。
我,是不是在强加给Maru一些无意义的东西呢。
没办法,面对在乎的人,就会死皮赖脸。
于是一周之后,我寄出了一枚尾戒。
旧旧的925纯银,上面是中国景泰蓝的图案。
自己做的手工,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
按着Maru给我的那些看不懂的德语,
歪歪扭扭的画在信封上。

怎么会收不到呢?
空间距离再怎么长远,只要有足够时间,就能抵达。
Maru,你知道吗
我15岁的时候才只有一米三几,
那时我以为自己永远会是一个矮子。
但还不想那么放弃,所以每天都祈祷。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开始长高。
所以Maru,我会祈祷这个圣诞礼物平安到达你的手中。
圣诞快乐。





Part 4

2005年圣诞节前,我去了一次东京。
刚好东京来了寒流。
出门的时候我会戴上帽子,但是鼻尖还是会变得冰冷。

拎着书包漫无目的的走在新宿的大街上。
到处都是拥挤的车流和人流,洪水噪音。
突然回头看见昂贵的跑车窗口,有几只泰迪犬探出头来张望。
香水8
我伸手和它们say hello。
温暖的小细节。

新宿的香水店。
记得仓喜欢用香水,而且用的都是名品。
CD,宝格丽。
最开始对仓的认识,就是浑身上下散发婴儿爽身粉和香水味道的大少爷。
我从来没用过香水。
不是不喜欢,而是从来没有去想过。
那天只是想去四处看看东京,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一家香水店。
面对整面墙的香水瓶子,幸福又茫然。
宝格丽的男香似乎是很人气的品牌,
可闻起来就很小男人;
对着那个小瓶子歪一下头,
对不起,我是走男前路线的。
大卫杜夫的冷水,
鼻尖凑过去,
呃,这也太难闻了;
简直就是对嗅觉神经的折磨!
宣传纸上写着:伊藤英明爱用。
哎?那个海猿系列的男主角?
怎么说呢这香水的味道,
确实很man,也确实不好闻。
冷水的女香,是黑木瞳姐姐的爱用。
嗯,不错的味道啊。
想要黑木瞳这样永远不老的妈妈。
当然这句话不能说给我妈听,因为她会掐死我。
惨了,闻了太多鼻子聋了。
低头去拿那个装满咖啡豆的罐子来闻。
嗯?
突然间那个香水瓶子就进入了我的视线。
香水9
透明的紫色瓶身,黑色的玫瑰花图案的雕花瓶盖。
安娜……苏?
其实是女孩子用的香水。
可是,心一下就被那个小瓶子牵绊了。
“这种香水已经停产了,以后市场上不会再有的。
送给女朋友也是很好选择哦。”
店员的女孩来向我推销。
咿呀,女朋友?
我突然间害羞了。
不是啦,我只是……
放下那个瓶子,不经意的用手摸了一下鼻子。
啊!
手指上传来佛手柑和玫瑰花的味道。
把拇指贴在鼻子前面又仔细的闻了闻,
真的是,一见钟情一般的气味。
结果当即就买下来。
30ML。
上网去查才知道,这款是99年安娜苏推出的第一款香水。
名字叫做:魔镜。


回家之后,和Maru在邮件里说起香水的事情。
他回我说:
你有没有看过那个电影?
《香水——一个杀人犯的故事》
前几天和朋友一起看过,很精彩。
说的是一个有天才嗅觉的男香水师的故事。
导演试图在电影中把气味表达给观众,是非常困难的事。

为了这部电影,特意跑去Tsutaya。
传说Tsutaya只有想不到,没有借不到。
可是找了好几圈也还是没有。
店员告诉我,他从来没听过这个电影。
电影果然是欧洲的脚步更快。
也许明年在日本就会上映了吧。


那段日子,Maru的bo停止了更新。我的也是。
没有原因的,邮件也停滞了。
两个人似乎都不是刻意不联系,只是都忙于各自的生活而已。

12月底的时候从东京回到江之岛。
在罗森店,星期六临时换班。
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但是非常冷。
午饭之后的2小时里一直没有客人。
直到一个背着行李的男子走进店里。
欢迎光临!

因为太无聊,一直在银台后面盯着人家。
个子比我高,下巴有点长,略显干燥的嘴唇下方有一颗棕色的痣。
他点了关东煮。
一边给他往杯子里盛热汤,一边打量他右手腕上的那条用橙色丝线穿起来的水晶珠子手链。
这个,很漂亮呢。
哦真的吗?谢谢。
他歪一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链子,
又抬起头来看我的时候,眼神刚好和我对上。
笑起来的样子很腼腆,右面有一颗虎牙。
我是通灵体质,所以用这个来净化一些东西。他说。
声音也很好听。
525元整,欢迎再次光临。
他礼貌的对我道了声谢谢就出了门,朝着海滩的方向逐渐远去。
挂在门口的铃铛,叮铃一声。

到了傍晚换班时间,海滩方向的夕阳染红了整条街。
忍不住就顶着寒冷去了沙滩。
海风很凉,就用双手抱住自己。
在海滩附近又看见刚才买了关东煮的男人,举着尼康的单反相机。
这样的天气,几个小时,他一直在外面。
本来有些无法理解。
直到顺着他相机的方向望去,哇,夕阳正耀眼。
抬起右手放在眼前,指缝中流露的美景,还是第一次看见。
真的是一个有心的男子。
不,简直就是艺术家。
那一刻我站在他的身后,笑得很安静。

后来,我在Maru的bo上看见他来神奈川的游记。
有一张新的摄影作品。
看到的瞬间,窒息。
那是我那天傍晚站在江之岛海滩时在自己指缝中窥探到的画面。
毫无二致。
香水11
难道说?我看见的那个男人,是Maru?
一瞬间脑子里涌入很多感情。
既幸福又伤心。
曾经有一瞬间我们在那么近的距离!
可是,很介意。
为什么他不告诉我过来的事情?
而且我的bo上明明有自己的照片,他却没有认出我。
也许,他是故意的。
也许,是我高估了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在心里憋了一整天,还是忍不住写了邮件。
Maru,你的嘴唇下面是不是有一颗痣?
还有,你右手腕上有一条水晶珠链。对不对?
我打工的地方,是神奈川江之岛海滩附近的罗森店。
黑色头发的店员给你盛了关东煮,那天很冷,但是阳光很美。

也许我真的是个蛮横胡来的小孩。

Maru的回复:
手链最早的时候是黑色丝线。
毕业典礼的时候被弄断过一次,后来重新穿起来的时候,用了橙色的线。
那个原来是你?对不起,记忆有点模糊了。
但还能隐约回忆起你的样子。
谁说你不是帅哥?
笑脸。

他的回信如此这般的无心,我却在第一时间轻易地释怀。
谁说我不是帅哥。
哈哈。
我继续咬着下嘴唇。
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Maru他回来了日本。
抬起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
此时此刻,西瓜笑。

12月30号,我写了这样的邮件:
Maru,今年新年全家人海外旅行,我无家可归。
想去新潟泡温泉。
你既然回来了,要不要一起去?

没想到他当天就给我回复。
可内容却是:
不要去!元旦东北地区会大雪封山,
新潟积雪4米,88年一遇的大雪灾。

雪灾?
你还研究气象么……

可为什么在Maru面前就成了乖宝宝。
于是元旦长假在安位于赤羽的房子中度过。
6张榻榻米的老房子,浴室没有暖气。
水浇下来的时候,冷得浑身发抖。

因为忘了带电脑的电源线,和Maru的联络突然中断了。

连着几天晚上,我脑海里都是他的那些话。
“元旦东北地区会大雪封山,
新潟积雪4米,88年一遇的大雪灾。”

Maru,为什么我觉得你就好像和我生活在不同的时空一般?





Part 5

日历很快就翻到了2006年2月。
情人节那天,邮递员给我送来一个包裹。
包裹上写着:
情人节突袭大作战!!
Happy圣瓦伦丁节!
p.s.
我收到了那枚曾以为不可能会收到的戒指。
现在它在我的小指上。
所以我祈祷,这个包裹能被顺利交给亮。

无比兴奋的拆开包装,是从德国寄出annasui香水。
和我的那瓶很相似的设计,只是瓶身是粉红色,用金色的字写着:
Live your dream。
香水10
隐约辨认出兰花和玫瑰花香,还有一些辛辣味道。
当时在香水店没见过的样子。
上网查live your dream也没有确切的结果。
是德国本地限量?

心里很幸福。
成年之后第一个有礼物的情人节。
把两瓶香水并排摆在床头。
有时候夜里醒来看见它们就在黑暗中微笑。
在房间里对着空气喷上一点这女孩子的香水。
没有恋人的单人房,假想恋人的味道。
心情好的时候,用Maru送给我的那瓶。
心情差或者压力大的时候,用自己那瓶。
后来我发现Maru那瓶渐渐就比我那瓶少了很多。
嗯,我知道。
我是幸福的。

那天晚上和衣躺在床上。
窗口的光线射进来,照亮了手里握着的那瓶香水。
Live your dream的字体闪闪发光。
如果努力,不可能也会变成可能。
突然我又想起了武藏野。
这难道是Maru想要传达给我的讯息?
翻身起来写邮件。

Maru晚上好。
可以的话,给我你的号码好吗?
突然间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这次Maru的回复仍旧很快。
可那通电话始终没有打通。
因为电话那一端的声音是:您拨打的电话号码并不存在。
我在4月1日收到的邮件。
难道这是一个玩笑?
为什么我越发的感到,我和Maru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
他就像是我在思维中捏造出来的人物一般。

06年夏天来到的时候,我约了仓和安半夜去海滩看星星。
夜空中繁星明艳闪烁。
躺在沙滩上,感觉它们正在天幕中缓缓向着自己降落。
真是惬意。
脑海中想起了Maru。
这样的俗世美景,希望你能在身边。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醒来的时候向右偏过头去,
看见仓侧过身去和安偷偷亲吻。
嗯。两个男人的亲吻。
哎?怎么回事?
觉得自己理应有更惊讶的反应。
但实际上,我只是平静的看着,然后把头再次转向天空。
为什么心里有些失落呢。

那晚我又给Maru写了邮件:
如果快乐就是每一天平凡的日子,
那Maru,爱情又是什么呢?

Maru的回信中,只有一首诗:

みじかい恋の長い唄
by: 寺山修司
この世で一番みじかい愛の詩は

と一字書くだけです
この世で一番ながい愛の詩は
同じ字を百万回書くことです
書き終わらないうちに年老いてしまったとしても
それは詩のせいじゃありません
人生はいつでも
詩より少しみじかいのですから
(世上最短的一首咏叹爱情的诗,就是把“爱”这个字,写上一遍。世上最长的一首咏叹爱情的诗,就是把同一个爱字写上百万遍。即使还没有写完人就已经老去,这也不是诗的错误。因为人生总是要比诗短上那么一点点。)

对着闪烁的电脑屏幕,我一直发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子里仍旧都是那首诗。
然后我做了一个决定。

在邮件里我和Maru说:
我开始在做一个徒劳的小事。
找一个本子一遍遍的抄写:

这个字。
想起来的时候就写,
在Off Season里,在没有人的罗森店里,在仓和安的咖啡馆角落里。
只是单纯的一个动作,
黑色的水笔,不断抄写那个字。
诚实的说,我的字也很难看。
我只是期待着,
也许有一天自己在写的时候能够明白 :

究竟是什么。






Part 6

香水7
我叫丸山隆平,武藏野大学2006年的毕业生,现在旅居德国。
此时此刻小指上有一枚素色戒指,是一个神秘的朋友送给我的。

2008年11月23日晚上我登陆自己的bo,
看见一个奇怪的留言,来自一个叫亮的少年。
出现的时间是11月23日,但是署名在05年。

开始以为是他写错了年月,逐渐深入的接触下去,一片奇妙的世界在我面前展开。
他说他新买了东京事变的新单曲《修罗场》:那是我大学四年级那年冬天发售的单曲碟。
他买了我的摄影习作《长夜》:多年前那次展览唯一卖出的作品。
他不知道06年新年的大雪。
他似乎只能跟随他所在的时间推移看到我从前写的bo,所以他不知道我后来在bo上加上了他的link,还为这个难过了一段时间。
他原来是我四年级学年末旅行中在江之岛的罗森店遇见的那个男子,我记得他精彩的侧颜和他讲话时候的声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遗憾着没有给他留下一张照片。

事实就是,亮生活在3年前的时空。
我们之间所有的邮件都无法显示发送时间。
他不知道那个关于香水的电影,因为在他的时空中那是不存在的东西。

这是什么?
《The lake house(穿越时空的爱恋)》 ?
在时空中停滞的讯息?

我没有把事实告诉他。
站在未来时点的我可以轻易地窥测一切,哪怕订一个简单的约会,三天之后就能够赴约。
可是一切约定对于亮来说,都会是三年漫长的等待。

他说要寄给我他的手工戒指。
我想我们还是被上帝眷顾的吧,在3年的时光洪流阻隔中,我竟然收到了那个包裹。

亮是一个英俊的男子。
和总需要被人鼓励才能前进的我不同,他内心有强大的力量。
从他的一言一行之中,我能感到。
第一次留言的时候他对我说:
活着就是要珍惜每一天。
那时我正在一段低潮中。
就是他的那句话让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打算开始写一本书。
《重要的日子》
讲述自己的每一天,以及一个笔友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发现他和他的笔友有3年的“时差”。
他看见笔友在bo上公开的照片,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英俊的脸。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的,却无法和笔友解释这一切。
他们身处错位的时空中。
说最平凡不过的话,过最平凡不过的日子。
然后彼此鼓励和支持。
书的最后我写到:
本书情节全部真实,如有雷同,非常荣幸。
杂志社的编辑说,Maru你最后的那句玩笑非常经典。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其实那并不是一句玩笑话,而是我和亮之间真实发生的一切。

之后的一切都让我意外。
书在2009年12月出版,一个月之后竟然登上了书屋大赏top。
看着“丸山隆平”四个字写在白色的封面上。
就像一场梦一般的境遇,我触摸到了曾以为遥不可及的彼岸之花。

年初的时候在德国拿到了编辑邮寄给我的样书,我给亮寄出了一本。
然后动身回到了日本。
安顿在东京的酒店里,却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个城市的风景。
第一站先去了江之岛。
在湘南找到了Off Season手工店和路口的罗森,却没有了亮的踪影。
店主告诉我,2006年的夏末,他辞职离开了这里。
然后我去了附近的咖啡馆。
选了很久不喝的拿铁,点餐的女服务生胸口的牌子上写着:薇安,工号4413。
我问她记不记得附近的罗森店曾经有个男收银员叫做亮。
然后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向我走来。
他自称仓,是这个咖啡馆的管理者。
仓告诉我,亮现在在武藏野。
他在07年的春天考上了西方艺术史专业。
一瞬间拿铁的余温在我的掌心散开来。
想起自己寄给他的那瓶09年纪念款安娜苏香水,亮大约是在06年春天收到的吧。
亮果然读懂了live your dream的意思。
仓对我说:你想不想要他的联系方式?
我前思后想,终于摇了摇头。
单纯的感到恐惧,不知道为什么。
临走的时候,写了一张字条拜托仓拿给亮。
“《重要的日子》作者见面会,2010年3月20日,东京六本木Mori美术馆。Maru。”

离开江之岛的时候,在海滩逗留了一会儿。
亮,
我们曾经错过了无数次本应有过的相遇。
但是我们始终都在不断地向彼此走来。



丸山隆平《重要的日子》读者见面会。
让我感到很不安。
从未想过自己能成为小说家,可是此时此刻却又如此真实。
更重要的理由是,我不确定亮是否会来。
人比想象的还要多,有很多女孩子。
大部分人手中都握着一本簇新的《重要的日子》。
和读者握手的时候,因为紧张,就一直看着地面。
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伸手→握紧→点头→微笑→谢谢
掌心开始有汗,大脑有些空白。
直到我握住了一只有力量的右手。
男人的手掌,指甲很短很干净;
小臂上有突出的青筋;
另一只手里抱着的那本《重要的日子》已经因为翻阅而显得陈旧。
我的视线随着他的手臂向上,锻炼过的肱二头肌和肩膀,素色的上衣,挂在领口的金色十字架项链……
黑发的少年。
不,如今已经是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
明亮的眼睛外眼角略微下垂。
西瓜笑。

自你出生与我偶遇
经历春夏秋冬
唯有你无声的相片
犹如水月镜花

我曾经假想了无数次的场景,此时此刻却失去了言语。
然后只听见亮对我说:
欢迎回家。
小说。 | 留言:6 | 引用:0 |
<<纯白老loli的内心独白(自我吐槽之作,BLX不喜误入) | 主页 | 迁西之行>>

留言

~
很喜欢你的文字,安静的华丽的。
2010-03-14 Sun 15:51 | URL | 小宝 [ 编辑 ]
还有就是,MARU那张照片很有感觉的说~
好想扑上去~
2009-10-09 Fri 22:38 | URL | 你的主人 [ 编辑 ]
我家猫咪实在是太有才了~~
当以我超级无敌的阅读速度用了不到3分钟看完之后,第一个反映就是狂拍手啊~
难道我也有不为自己所知的所谓“腐”的一面?我汗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家猫咪实在不是一般的有才啊~
再次拍巴掌~
2009-10-09 Fri 22:35 | URL | 你的主人 [ 编辑 ]
这个才9千多,还有一个一万五的呢……
2009-10-09 Fri 18:02 | URL | 苏 [ 编辑 ]
这么多字啊。。。。。太猛了
2009-10-08 Thu 23:51 | URL | pz [ 编辑 ]
啊啊…我激动了。看到亮一遍又一遍抄写爱字的时候,开始有种莫名的在看一部电影的感觉。很能让人平静下来的那种。他们见面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没想那么多,原来是时间错了三年啊…话说我超喜欢这种设定呢!在海边的第二次相遇脑内了一下不知为什么就苏了MARU…冬日清冷阳光下的海滩上脖子上挂着相机的嘴唇下有痣眼神温暖的男人…啊!太有画面感了…
关于看星星,笑,星空真的是我的执念呢,原谅我吧…m(__)m
最后那本书也很巧妙呢~昂…啊,还有那两瓶香水…如果拍成电影一定很棒的感觉啊!>3<
2009-10-08 Thu 22:01 | URL | V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