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Call Centre初体验

有阳光的星期五。终于接到了Call Centre第一个电话。主动去处理今天两个有一点烦人的case,感觉能学到东西,这样才能充实一些。来电话的Yajima先生声音柔和并且耐心,我日语太久没说舌头打结。

中午休息的时候看《龙马传》。第一集70多分钟。大河剧就是这样,古装,古语,流畅磅礴的配乐,淡淡的忧伤。
福山叔很帅,広末涼子很美,佐藤健我很爱。
那个时代女人的日语真是好听。
龍馬、今日は気分がいいき、風に当てるよ。
那种逐渐从亚洲女人,或者说中国女孩身上消失了的传统东方美,如此迷人。唯唯诺诺的,柔软的,眼波流转的,淡淡的伤感糅合在淡淡的笑容里。我说它真美好,有多少人会懂。

距离回家还有1星期。想想一周之后要拎着大箱子,一个人在凌晨走下楼去,仍旧觉得很害怕。可是管它呢,要回家了。为了不到3天的相聚花费4位数的机票,有时也觉得自己很荒唐。可是再想想软软干燥温暖的床铺,又觉得值得。

下雨的晚上一个人回到住的地方,看楼门口摆着祭奠的花篮。心里头顿时就难过了。哆哆嗦的拿出那把钥匙,半天也打不开的铁门。
剪过的头发只有脖子那么长,洗头发的时候还是拼命的掉落。理发师Andrew对我说,精神状况和睡眠才是影响头发的关键因素。它们一定会好起来,只是不知道要多久。还是短发好,想要一辈子留着短发,想要再剪短一些。

昨天晚上风很大,又去了一次南昌路。
印象里那么长的一段路,昨天却走得飞快。身边换成急躁的人,再也没有安稳的心情。
沿着淮海路一直走,曾经逛过的大街,走过的公园,看过的彩光幕墙,买过隐形眼镜药水的店铺。
继续往前,上下天桥的电梯。高架桥在夜色中闪烁蓝色灯光。从原来走过的楼梯下去,经过那个冷清的广东小菜馆,雨夜里我没穿外套匆匆跑过的餐厅后院。
南昌路。
那些雨后地上的小水洼已经不见。发现自己记得太多的东西和场景,比如上海别墅,比如上次经过的某家商店门口橱窗里鞋子的摆放,讨论过如何翻墙以及门口信箱上报刊的名字——可以看出主人的品位,讨论过娄袁周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三家人的姓氏,穿过路口时停在那里的汽车,春节前饭店预定年夜饭的时候写着“什么什么加钿”的小牌子,那句上海话我还是没有学会,还有墙上壁画中看不清楚的字体,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体。
一直认为自己记忆稀薄,走过的路,遇见的人,统统不记得。可是有些东西,也会记到天荒地老。
也知道自己能带着这些记忆就这么安静的过一辈子。
それでいい、それだけでいい。

咖啡似乎喝了太多,皮肤干燥,眼睛干燥。
可是情绪是平静的。也许看起来并不那么开心,但至少是平静的。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
希望远处的你也都是平静的。希望大家都好。
魔都日记。 | 留言:0 | 引用:0 |
<<等了整个晚上,废柴2终于停止了抽风 | 主页 | 谁说他是文盲,我就是喜欢他这句话>>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