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2009年9月30日第六日目

建了一个叫做罗马町的公共bo,和坛子里认识的两个女孩一起。
很开心。
今天终于把给教授的邮件发出去了。
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结果。
DokiDoki……

=============(傍晚的补充)===============

下午出去了一趟。从新家到公司乘车和前后路程居然一共花了50分钟!感觉好远。
一个人去办公室,意外的发现其他部门加班的同事。给寺田叔叔找了他要的电话号码,为了以防万一,特意把整个客户名片夹带回家来。
给小亮浇水,翻翻看它的叶子,貌似还是健康的。
多分旅行から帰ってくる日までここには来ないと思うから、お前いい子になってね。お水が足りなくても少し我慢してね、その日まで絶対見に来るからさ。
嗯,没错,我对小亮确实是讲日语的。。。。。。。

走在南京路和滨江道附近的时候,人潮汹涌。也许是快要过节了的缘故,始终有股浮躁的气息。
天津始终不是潮得起来的城市,但在市中心还是能够看见一些型男型女。看见穿得很潮的小骨架型男或者身材很正的型女就忍不住多瞄几眼,对方看我的眼神大都是同样的感觉:哪来的大学生?
是啊,我仍旧布裤球鞋,素面朝天。看起来多么乏味的女人。
在伊势丹买了家庭用品之后,去地下超市买了那个大福饼一样的丸子。目前最喜欢的巧克力慕思味道的一个,新尝试是柠檬蜂蜜味的。只咬了一口柠檬的香气就渗出来,然后馅儿里有蜂蜜糯糯的甜;更重要的是,它是黄色的——亮爷(头脑中一盏白炽灯泡)。
吃的时候大概我满脸都是笑容吧。

追申:
要告诉孩子每一分钱都是依靠辛苦劳动才能获得的
但是尽量不要因为钱的事情在孩子面前愤怒的抱怨
虽然看起来很辛苦
但是为人父母就是要扛起来
——献给今天在路上遇见的发怒中的陌生母亲和她的儿子
私事。 | 留言:0 | 引用:0 |

小亮和小biu

今天和群里的两个女孩说起孩子。
本来的话题是,说起一个仓安饭的前辈结婚之后,她的老公和她的论坛姐妹们相处也十分和谐的事情。真是让人羡慕。
然后不知不觉话题就转到了孩子身上。

自从年初在网上看见计生委给自己辟谣说两个独生子女能要两个孩子的消息不实之后,我的心就拔凉拔凉的。
有些熟悉我的朋友也知道啦,我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能有两个儿子。
然后起小名的时候,大儿子叫小亮(因为俺喜欢亮爷嘛),二儿子叫小biu(这个是单纯喜欢biu的发音,感觉好可爱)。
前些日子听说我们公司两个高级经理级别的夫妻生了第二个孩子,就八卦得去打听。据说两个人都是独生子女,且都是高学历,第二个孩子还是花了20万罚金……
20万啊!这俩人月薪都是用万计的,那20万还真不算什么。对于我来说呢?
忍不住算了一笔账,要是我想让小亮和小biu刚好差三岁,那小亮出生之后,为了小biu就需要每个月存5500……
好贵- -b
万一不小心生个女儿出来估计到第三个孩子罚金会成倍吧。不敢想了不敢想了- -
哦买高的,我的小亮和小biu呀,多么美好的白日梦~~~~~
私事。 | 留言:0 | 引用:0 |

2009年9月29日第五日目

昨晚发烧。最近身体好像一直不是很好的样子,6月份已经去过一次发热门诊,9月又一次。不过转念想一想人偶尔发烧一次来清理体内垃圾也不错。
终于找到了数据线,把搬家那天用手机草草拍下的老房子的照片贴在了之前的日志上。还有一些无关的,姑且贴在这里好了。
我和小郑去Uniqlo试衣服的时候红配绿的合影:
11.jpg
收拾房间的时候把从前别人给的和服翻出来了,自己给自己穿果然很不方便,让我弄得皱巴巴的……
12.jpg
搬家的时候,好多记忆都跟着回来。美好的或者伤心的,最终沉淀下来的,竟然都是温暖的回忆。
重新排列书柜。
把喜欢的作家的书排成一行:大仲马,东野圭吾,达芙妮杜穆里埃,杜拉斯,安妮宝贝,彼德梅尔。
感觉很幸福。
私事。 | 留言:2 | 引用:0 |

2009年9月27日第四日目

今天去了在天津刚开始营业的Uniqlo的店面。女人果然还是需要购物才能生存的东西>.<
拜了一件V字领的白色长袖T恤,还有一件浓重绿色的畅怀帽衫,和Subaru在05前后穿过的一款很像的颜色,绿得耀眼。
回家之后一直就穿着那件绿色的上衣,绣花的短裤,还有人字拖。在房间里上网,和阳台上那只劫后余生的河蟹打架,然后等苏宁的人大半夜的来给我送冰箱。
真的是有够弱智的一晚上哈哈。
不过,很开心^^
私事。 | 留言:2 | 引用:0 |

2009年9月26日第三日目

我现在一个人坐在书房门口的地板上,捧着笔记本电脑,借着厅里昏黄的灯光,听着stereo写这些字。外面大雨倾盆,一个个明亮的闪电提醒我:自己现在在23楼。
搬家。
客厅的地板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纸箱子,房间到处都是灰尘。找不到水杯,就只好从瓶子里直接喝水。晚上很饿,没有吃的,对周围环境还都很陌生的我甚至找不到一个小卖店,就用一个2升的雪碧来补充ATP。蓬头垢面,草草裹了件绒布衬衣。
在同一个地方住了20几年,还完全没搞清楚搬家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从和平的房子搬出来的时候,住在一楼的大叔感慨的对爸爸说:等你们也走了,这个楼里除了我和楼长老夫妻以外真的就没有多少从前的老人了。走的走,死的死。
突然心里有些异样。
看着所有的行李被装包,封箱,搬上车,想起自己住了20年都没有做过的一件事:去顶楼看看。我家在三楼,这个建于70年代末的房子一共6层,胆小的我这些年来居然最多只上到4层而已,小学的时候。
然后就迫不及待的顺着楼梯跑上去。

越往楼顶,楼梯的石板就显得越发簇新铮亮。四楼五楼的老式防盗门,窗口的盆栽,自己搭的天线。这些无所谓的细节都让人觉得有说不出的幸福感。这老房子,代表的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的朴素的天津,那种再也不能找回的慵懒自足。
照了一些照片,因为没有数据线,过几天再传上来。

追申:
话说,最近这几天突然翻出来Evanescence第一张专辑的老歌来听。
Going under
Bring me to life
Hello
还有自己唱的最好的那首My Immortal。
不那么地道的流行哥特摇滚,适合我这样半吊子的人。
好想去K歌了,突然。

终于找到了数据线,补一些图片。
搬家之前我的小房间:
P26-09-09_09.30[1]
我房间面南的窗户:
P26-09-09_09.31[1]
从客厅面向厨房:
P26-09-09_09.31[2]
爸妈房间面南的窗户:
1.jpg
狭窄的楼道中我的家门:
4.jpg
三楼半窗户口的盆栽:
5.jpg
四楼的老式防盗门很亲切,从前我家的是绿色的:
6.jpg
搬家时的情景和爸爸的背影:
3.jpg
老式的楼梯:
7.jpg
四楼半窗口的自制天线:
8.jpg
楼顶腐朽的木板:
9.jpg
成功打顶!:
10.jpg

私事。 | 留言:2 | 引用:0 |

【抄录】心情车站 - 任贤齐

你要离开的彼一日
心内有话想要对你讲
但是不知安怎
那会舌打结面红红
甘是看破一场空
还是天公伯仔注定我没半项
火车慢慢驶入车站
阮的心情越来越沈重
月台顶面来来往往的人
只剩我和你拢没震动
阮只是想要讲出
只爱你一人
火车慢慢的驶出车站
阮的心情颠倒变轻松
因为你的眼神
给我感觉也有希望
一个人站在月台边
看到火车远远驶向前去
想起咱的爱情是那么酸甘蜜甜
我会每天思念你
你是千万不通给我放抹记
千万不通放抹记
阮是每天思念她
火车慢慢驶入车站
阮的心情越来越沈重
月台顶面来来往往的人
只剩我和你拢没震动
阮只是想要讲出
只爱你一人
火车慢慢的驶出车站
阮的心情颠倒变轻松
因为你的眼神
给我感觉也有希望
火车慢慢驶入车站
阮的心情越来越沈重
月台顶面来来往往的人
只剩我和你拢没震动
阮只是想要讲出
只爱你一人
火车慢慢的驶出车站
阮的心情颠倒变轻松
因为你的眼神
给我感觉也有希望
收藏。 | 留言:0 | 引用:0 |

2009年9月24日 第二日目

实在想不出题目,于是我决定学习maruru。不过没有那种每天更新的毅力,写一天数一天吧。

早晨又听了一遍任贤齐的《心情车站》。闽南语在他的口中就像是即将融化的棉花糖。真是好听,于是一遍又一遍。心里想着,要是男孩向女孩求婚的时候特意去学了这首歌,该是多么让人动心的事情。

要把这首歌写进那个还没有名字的故事里,让陈云汉唱给莫名听!就这么定了~

昨天读安妮的博客。她的bo都是几个月去看一次。这样宽容又清高的女子。10年之后的我,是否能有那样的境界。什么时候我能在那些辱骂面前,可以毫无动容的只用delete键来解决。相信我那不是苍老的证据,而是内心强大的女人应有的反应。期待在2019年看见那样的自己。
私事。 | 留言:2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