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红鞋,仅为君舞

陪你到水到渠成,陪你到世界末日。

晚上

下班回家路上去家乐福买豆浆粉。
5件以下结帐处,前面的女孩打扮很潮,但是面色苍白,脸上皮肤状态奇差。她给收银员一张破旧不堪酷似假钞的50元,那个收银员很不开心的反复看了那张纸币(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家乐福的收银台没有验钞机),最后把它找给了我。
整个过程中,用普通话和她讲话,她一直坚持对我说上海方言。
还好数字我听的懂,她说的那些简单词汇也能猜出意思。
看了看那张递过来的嫌疑纸币,我拒收。给她的100元是簇新的,也没要求她给我一张簇新的,哪怕是零钱也没关系,只是不想拿到这张有可能会被怀疑是假币的50块钱。平时自己很少这么坚持。
她就把钱扔在筐子边上,不再理我。
于是突然就有些愤怒,破天荒的大声对着远处穿蓝色衣服的管理人员喊起来:你是负责人么,你过来。
没有废话,说清楚所有过程,当然口气很强硬,难得的强硬,最后终于拿到了一张能让自己相信它不是假钞的50块钱。礼貌的对蓝色衣服的负责人说声谢谢,转身离开。


可是回家的路上,捏着那袋豆奶粉,突然就哭了。
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从心底里计较过这样鸡毛蒜皮的事情。50块钱也不算多,和我讲上海话我也没那么介意,只是她把钱扔过来的动作让我感到被侮辱。
有时候觉得自己这样简直是精神过敏,也明白做服务行业需要得到更多的理解,站在那吵闹的环境里几个小时她也会有她的辛苦……不知道为什么却没办法容忍了。
魔都日记。 | 留言:1 | 引用:0 |

3月最后一天

因为大老板要来视察的uwasa特意穿了西装,还有原来在天津各大税务局之间奔走的时候最合脚的那双鞋子。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适应了其他一些东西,即便离开它们的时间并不算长,今天肩膀和脚掌都感到很痛苦。
职业装是生硬的,没有温度的,身体总会有些部分因为不合适它们的框子而备受折磨。这句话一直都记得。

中午和Jenny她们一起去散步。
来了公司第一次和别人说:请带我一起去。
感到害怕。害怕伸出手的时候对方会拒绝。
于是很感激那个叫做Jenny的姑娘。感激她走在路上的时候主动挽住我的胳膊。手是有温度的,温暖的想要哭出来。
这个时候就觉得自己不中用,像只迷路的吉娃娃。

春天来了。
广场上有很多拍摄婚纱照的新人,也有很多跑来跑去的小孩子。
如果还看见一个凝望那些小孩的眼神呆滞而羡慕的女人,那就是我。

在Muji走了走。店里人很少,音乐和心跳的声音融合得很好,平静流淌。白色的盘子,原色棉布衣服,各种各样的纸箱,五颜六色的笔和各种本子。
想要把这些东西搬回家去,好让那个房间有温度。那些菜还是会做出来,拖鞋茶杯都还会摆在那里。虽然不知道做这些事情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但这样能活得更好,至少要好过一个人不停的消沉。

做梦,梦见托马斯基,梦见一些朋友,来上海生活,陪伴我。
梦见你回个头,主动和我说句话。
然后就模糊了,忘了,可是我记得自己笑了。
很久没有过这样轻松的梦境,真好。

所以呢...没有所以。

明天是愚人节。请不要愚弄我,无论是谁。最近状态不好,经不起折腾。
星象说,4-7月是今年的低潮期。
事情终归会来,害怕没有用。
魔都日记。 | 留言:1 | 引用:0 |

雨夜

雨很大,屋里又开始变冷。
晚上没吃饭,那瓶Baileys终于还是喝完了。
担心和牵挂,无法送达。

要笑,把难过都藏起来。就像Rika那样。
魔都日记。 | 留言:0 | 引用:0 |

束手无策

橙色是暖色,能带给别人温度。
有时候我在想,假如我也可以是橙色,是否能够温暖周围的人,让那些重要的人感到一点点热度?

就这么一个人,坐在冰冷的房间里,感到自己什么都无能为力的时候。
真的不知所措。

请,好好的。
因为一切都会好起来。最终。
魔都日记。 | 留言:1 | 引用:0 |

柯南

下午在家恶补了几集柯南。最近也没有什么太好看的情节,73叔一贯的警视厅感情故事都没有丝毫进展,各种杀人事件更是一样让人提不起胃口。自从和给柯南配音的妻子高山南离婚之后,觉得73叔的创造力就一落千丈。
从400集出头开始,低于一周一集的速度一路跟进到现在,柯南已经是570集了。三年多青春也跟着这个无聊的小动漫转眼而过。

这样的一个晚上,照旧可以在msn上和朋友神侃,对那个人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心里头仍旧感到干涸,像无根的花朵一样有枯萎的预感。
和自己说,要振作要振作。不会再有更多的困顿和难过,因为你心里已经有最坏的打算。
魔都日记。 | 留言:0 | 引用:0 |

等了整个晚上,废柴2终于停止了抽风

回家的时候不到11点,想要更新却始终无法登陆后台。觉得有些话没有地方存放,睡过去也许就会堆积成噩梦,然后就一直等到了这个时间。

下午去见了三个大学同学。在异乡能有人共同分享从前的记忆是幸福的事情。在难过的时候,至少还能有他们坐在一起聊一聊从前,说一说现在自己的想法,就能轻松很多。不过,有些话一直想要找人倾诉却又无从开口,终于也还是没有对任何人完整的说出来。她们说,你剪掉了头发呢,你好像瘦了。辛说,你对感情太执着。
笑。其实我对很多事都很执着,哪怕是写日志这回事。

去年夏天我对莹说,为了婚礼要赶快把头发留起来。记得以前有个新娘姐姐和我说,她为自己在婚礼前剪掉了头发感到后悔不已。
今天我和莹说,这些年一直觉得自己两三年之内会找到可以嫁的人,所以一直心有不甘的留着那一头柔软的长发,可是现在我绝望了,也厌倦了,所以把它们剪掉了。

莹的婚礼随着世博的日期逐渐临近,辛说她要开始追求下一个目标努力学习。看着她们这样才觉得安全。
近来身边的很多事都脱离了本来应该有的轨道。不顺利像是流感一样袭击了身边很多很多人。曾经以为自己是可以给别人带来好运的人,渐渐失去了信心。有时候会祈祷,哪怕我过得不顺利,不想要身边的人再遭遇不幸福。和3er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想哭,她有了事情我只能无能为力的在很远的地方看着。零零碎碎的说了一些,最后她的话让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没有来得及给出就戛然而止的爱情,它的杀伤力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深夜里给远距离恋爱中的朋友留言,想要说一些话才发现自己表达不清。虽然也许会寂寞,可是在能坚持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坚持。在还能拥抱的时候,不要着急推开对方的臂膀;在还能远远相望的时候,不要再计较是否有未来。正如这些天一次次想的那样,只想心平气和的用完所有的力气,不想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终于无休止的眼泪也停下来,变成了更多的沉默。很多次握着手机,打上几行字,最后还是合上了屏幕。比起我的存在,晴朗夜晚天上的繁星会有更好的治愈效果。这两个晚上站在住所的楼下抬起头的时候,这个城市竟然也能看见明亮的星。虽然不多,虽然一直没有看到可以许愿的流星,心里已经很满足。
夜空和大海,都能给人沉默的慰藉。又一次,想要去看海了。

爱丽丝梦游仙境上映了,不过这次大约不会去看了吧。
该睡了。现在对我来说,冗长的睡眠是最好的良药。
魔都日记。 | 留言:0 | 引用:0 |

Call Centre初体验

有阳光的星期五。终于接到了Call Centre第一个电话。主动去处理今天两个有一点烦人的case,感觉能学到东西,这样才能充实一些。来电话的Yajima先生声音柔和并且耐心,我日语太久没说舌头打结。

中午休息的时候看《龙马传》。第一集70多分钟。大河剧就是这样,古装,古语,流畅磅礴的配乐,淡淡的忧伤。
福山叔很帅,広末涼子很美,佐藤健我很爱。
那个时代女人的日语真是好听。
龍馬、今日は気分がいいき、風に当てるよ。
那种逐渐从亚洲女人,或者说中国女孩身上消失了的传统东方美,如此迷人。唯唯诺诺的,柔软的,眼波流转的,淡淡的伤感糅合在淡淡的笑容里。我说它真美好,有多少人会懂。

距离回家还有1星期。想想一周之后要拎着大箱子,一个人在凌晨走下楼去,仍旧觉得很害怕。可是管它呢,要回家了。为了不到3天的相聚花费4位数的机票,有时也觉得自己很荒唐。可是再想想软软干燥温暖的床铺,又觉得值得。

下雨的晚上一个人回到住的地方,看楼门口摆着祭奠的花篮。心里头顿时就难过了。哆哆嗦的拿出那把钥匙,半天也打不开的铁门。
剪过的头发只有脖子那么长,洗头发的时候还是拼命的掉落。理发师Andrew对我说,精神状况和睡眠才是影响头发的关键因素。它们一定会好起来,只是不知道要多久。还是短发好,想要一辈子留着短发,想要再剪短一些。

昨天晚上风很大,又去了一次南昌路。
印象里那么长的一段路,昨天却走得飞快。身边换成急躁的人,再也没有安稳的心情。
沿着淮海路一直走,曾经逛过的大街,走过的公园,看过的彩光幕墙,买过隐形眼镜药水的店铺。
继续往前,上下天桥的电梯。高架桥在夜色中闪烁蓝色灯光。从原来走过的楼梯下去,经过那个冷清的广东小菜馆,雨夜里我没穿外套匆匆跑过的餐厅后院。
南昌路。
那些雨后地上的小水洼已经不见。发现自己记得太多的东西和场景,比如上海别墅,比如上次经过的某家商店门口橱窗里鞋子的摆放,讨论过如何翻墙以及门口信箱上报刊的名字——可以看出主人的品位,讨论过娄袁周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三家人的姓氏,穿过路口时停在那里的汽车,春节前饭店预定年夜饭的时候写着“什么什么加钿”的小牌子,那句上海话我还是没有学会,还有墙上壁画中看不清楚的字体,写得歪歪扭扭的字体。
一直认为自己记忆稀薄,走过的路,遇见的人,统统不记得。可是有些东西,也会记到天荒地老。
也知道自己能带着这些记忆就这么安静的过一辈子。
それでいい、それだけでいい。

咖啡似乎喝了太多,皮肤干燥,眼睛干燥。
可是情绪是平静的。也许看起来并不那么开心,但至少是平静的。因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
希望远处的你也都是平静的。希望大家都好。
魔都日记。 | 留言:0 | 引用:0 |
| 主页 |下一页>>